谁一开始急着要把翔端给思聪?共享充电宝战局气氛静得有点怪-攀升焦点网

细想想共享充电宝到底是怎么火起来的?

除了几位身在其中的大佬口中所提的“刚性需求”,其实还有路人皆知的几把火:共享经济+巨额融资+王思聪+朱啸虎+陈欧。

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少人内心都非常希望王思聪吃翔的那一天能够到来。伴随着超亿元资本的涌入和各色充电宝设备的铺设,有好事者已经开始讨论小电、街电和来电谁来把翔端给思聪了。但是这么兴奋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了?

谁一开始急着要把翔端给思聪?共享充电宝战局气氛静得有点怪-攀升焦点网

现在看来好像真是的。共享充电宝,尤其是呼声最高的“桌面组”,似乎过了刚融资那一阵儿的热闹劲儿,大家都闷头闷脑,气氛静得有些古怪。

共享充电宝按照产品类型不同,可以分为三大门派,即以小电和 HI 电等为代表的桌面模式;以街电等为代表的小机柜模式和以来电为代表的大机柜模式。除此之外,市面上还有主打无线充电技术的几家公司,其设备的应用场景类似于桌面式,只是在产品形态和充电方式上有所不同,从队列上来看,姑且可以被归入桌面组。

模式越相近,竞争越激烈。今年 5 月,动点科技的记者对话小电投资人朱啸虎时,他对无线充电的评价是,“ 无线充电就是个噱头,它不可能成为主流的应用场景。”他给出了三个理由:一是技术不成熟,充电需将手机放在平面上,实际上并不方便;二是成本太高,商业模式有问题;三是存在辐射,对孕妇等用户有不良影响。

谁一开始急着要把翔端给思聪?共享充电宝战局气氛静得有点怪-攀升焦点网

“我不认为这是个噱头。更何况朱啸虎对无线充电的了解可能还不如我。”余峰说,“我不需要去理会他是怎么说的,因为他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做的。”

余峰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系,研究生毕业于美国 Virginia Tech, CPES,师从中美台三国(地区)院士 Fred C. Lee 教授。回国后,他与师从同一名导师的冯维一博士共同创办了 宁波微鹅电子科技公司。

无线充电到今天为止,仍然是一个技术门槛较高的领域,所以并未像普通共享充电宝企业一样转瞬从蓝海烧成红海。余峰等人领导的微鹅团队,研发采用的是第二代无线充电技术即磁共振无线充电技术。今年天气开始热的时候,他们做了两件大事,一个是把自己之前铺设出去的设备全部收回,一个是把新的设备卖给了来电。

“我们是一支技术基因很强的团队,但是商业运作并不是我们的专长。”余峰说,因此微鹅绝不做线下的推广和铺设。他们的业务仅止于研究开发,然后把设备卖给像来电这样的品牌方。

但是,这并非余峰一开始的打算。他一开始预想的盈利模式,是把设备卖给饭店和商场的老板。为了帮产品打开市场,他今年年初在大大小小各种餐厅免费投放了将近 1700 套设备。“后来情况就有点失控了。因为我们那时的产品有点像 ofo 早期的‘哑终端’,设备没有配合网络开关,投出去以后就失联了,我们收不到反馈,也不知道怎么拿它来赚钱。”其实说白了就是只有硬件设备没有软件系统。

同时期在上海,有另一家和微鹅非常类似的无线充电公司,名叫 锐悠科技。他们似乎比微鹅早一步考虑到了商业化的问题,不仅给 所有的硬件设备安上了网络开关,也顺应时势开发出了更多样化的产品。锐悠科技创始人孙磊虽然认为无线充电必然是大势所趋,但也意识到了现有情况下有线充电的主导地位。他们的产品既有带 USB 接口的普通设备,也有类似于微鹅的磁共振设备。

谁一开始急着要把翔端给思聪?共享充电宝战局气氛静得有点怪-攀升焦点网

锐悠科技的无线充电设备

同样的,和余峰一开始的想法一样,孙磊想将充电设备和系统有偿出售给商家,提供软硬件一体的无线充电解决方案。而且现在看来,他确实成功了。目前,锐悠已与包括麦当劳(中国)、肯德基、德克士、必胜客、全家、罗森、喜事多、满记甜品、万象城等在内的多家商场、餐厅、便利店达成了合作关系,在这些品牌所在上海的线下门店布置了 5000 套左右的充电设备。“商场地带设备的使用频次平均每天每套 23 次、便利店 13.2 次、餐厅 7.63 次。”孙磊说。

就在锐悠的营销推广正做得风生水起的时候,微鹅的团队及时地意识到了错误。余峰把之前铺设出去的设备全部收回,并开发后台系统,给所有的设备安上了网络开关。不仅如此,在和商家打交道半年后,他放弃了把产品卖给他们的想法。

“一个原因是,像前面所说,市场营销不是我们团队的基因。”余峰说,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意识到餐馆其实并没有很大的动力去购买充电设备。“也许卖给连锁的餐饮大品牌还稍微容易些,因为他们比较注重用户用餐体验,但对于更大群体的、独立的、小的餐饮品牌来说,让他们去为了用户体验买那么多套充电设备,未免太荒唐了。”

当然,当锐悠已经先人一步将充电设备铺满了上海的肯德基、德克士和全家的时候,留给微鹅的合适餐桌也确实不多了。

但是余峰相信,还有更大的市场没有被填满,但对付剩余的小餐桌,不能还用原来的老方案。但他不打算把设备再卖给商家,也不打算像小电那样去赚 C 端的钱。

余峰觉得小电的模式有问题。设备不是固定在桌面上的,而且需要商家每隔两三天就给它充一次电。最重要的是,小电并不给商家分成。这在余峰看来显得极不合理。“商家在这个商业环境中就是个利益无关方。你让一个利益无关方三天两头去为你的设备做运维,他们怎么可能坚持得下来?”

谁一开始急着要把翔端给思聪?共享充电宝战局气氛静得有点怪-攀升焦点网

小电的共享充电宝设备

余峰的疑惑是合理的。最近,有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小电原本被安放在桌面的充电设备,从餐桌跑到了前台。但这并非小电团队刻意为之,而是很多餐馆老板的私下行为。甚至有人匿名爆料称,小电为了应对这种情况, 正在准备做类似于街电的小机柜。

对此,动点科技的记者找到了小电科技的创始人唐永波。“我们一直都有小机柜啊。”唐永波解释说,小电之所以被归于“桌面组”,其实只是外界便于分类的一种叫法。以桌面设备为主不假,但为了应对不同的应用场景,小电也确实在人流密集的其他消费场景布置了小型机柜。

至于让餐馆老板“帮忙运维”的行为,唐永波说:“我们相信有 80%的老板都将这个行为看作是一种对用餐客户的服务,而不是对我们(小电)的服务。”他说,但是也不妨碍确实有一小部分老板觉得客户的整体用餐体验可能没那么重要,为他们充电是一件很多余的事情。“但这些人绝对是少数,不会影响到小电的整体商业模式。”

最后,关于小电的设备“从餐桌跑到了前台”,唐永波表示其实另有隐情。“这么做是因为有某友商正在有组织地偷盗我们的设备。”设备频频被盗让唐永波十分愤慨,怒斥作案者“恶心且下流”。为了证明这一点,他甚至向记者提供了一小段监控视频。视频中清晰地拍下了某团伙顺手牵羊的全过程。

谁一开始急着要把翔端给思聪?共享充电宝战局气氛静得有点怪-攀升焦点网

唐永波提供的某友商偷盗小电设备的监控截图

“因为我们对商家也是有约束的,被盗次数太多的话就不再为该店提供设备。”唐永波说,所以这种行为让不少商家也很头疼,这才将设备拿到了前台。“如果只有十几桌的小饭店,商家看得过来,可以放在桌面,如果是三四十桌的大饭店,商家没办法保证安全,我们也鼓励他们拿到前台。”

可是这样一来,“桌面组”的小电还守得住自己的餐桌吗?“防君子不防小人。”唐永波说,“他们再怎么偷也比不上我们铺设的速度。”对于会否在新产品中加入防盗功能的问题,唐永波说,确实考虑过这么做,但不会把太多的精力投入到这种无谓的事情上去,“我们还是会把最多的精力集中在小电的核心业务上。但如果这种事情继续发生,我们会向公安机关报案。”

小电的不少设备跑到了前台,相当于是被置入了“无形的”小机柜之中。不管到底是因为老板偷懒还是友商作祟,这一问题确实影响了小电一开始所设想的“随手充电”的场景。

余峰觉得,小电可能把问题想复杂了。

“充电,对于消费者来说,本身就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余峰说,它和共享单车不同,如果没有共享单车,从地铁站到公司的那最后一公里就会真的让人很头疼,而且任何一种替代方案都会比单车这种选择麻烦得多。“但是充电不一样。用户有太多可替代方案了。可以憋一会儿到家或者到公司再充,可以用自己或同事的充电宝充,可以用公共场合的公用插头充,甚至实在没办法可以先不玩。”

“现在很多做共享充电宝的人,把这个租赁的行为想得太麻烦、太重要、太‘大’了。”余峰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最能促使用户去进行充电行为的,不是‘我怎样才能充上电?’而是‘我为什么不去充一下呢?’”

余峰的方案是:把共享无线充电设备牢牢固定在桌子下面。微鹅的技术,可以实现“隔桌充电”,支持无线充电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无需做任何实体连接,扫码即可充电;不支持无线充电技术的其他电子设备,在 USB 接口插入一个小型圆盘状的接收器后,亦可实现“隔桌充电”。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种基于磁共振技术的设备无需人工运维,不用老板充电,不用老板看管防盗,甚至全部在桌下,不会破坏餐馆内的整体格调。“和小电一样,我们把设备免费放到商铺中,但和小电不一样,我们并不会向 C 端收费。”

谁一开始急着要把翔端给思聪?共享充电宝战局气氛静得有点怪-攀升焦点网

微鹅的发射器

谁一开始急着要把翔端给思聪?共享充电宝战局气氛静得有点怪-攀升焦点网

微鹅的通用接收器

“一个设备,不用老板维护,也不用用户交钱,而且它就固定在桌子下面。”余峰说,这时候,哪怕用户的手机电量还有 60%,他也会想,“反正我也要在这坐着,反正也不用我花钱,反正它离我这么近——那么我,为什么不去充一下呢?”

余峰相信,只有把门槛降到平地,才能真正地开始收割大量的用户。他们来自于那些一开始时充电意愿甚至不那么强的用户,但这个方案会让他们无法拒绝。

可是这种模式怎么盈利?

“做广告。”余峰说,用户扫码后会看到两级广告页面。软件系统升级后,微鹅可以从后台观察到所有设备被扫码的次数和广告被点击的次数。

“这才是真正走量的打法。”今年 5 月,“坚持只做技术不做运维”的微鹅和“大机柜组”的领头羊 来电科技形成了合作。

谁一开始急着要把翔端给思聪?共享充电宝战局气氛静得有点怪-攀升焦点网

来电科技的大机柜

此次合作由微鹅科技提供无线充电技术模块支持,来电科技根据自身需求做出一款适合桌面充电的产品,以期推动在咖啡店、餐饮店、娱乐等小场景的布局。“来电希望用自己开发的系统,所以微鹅相当于只提供硬件和技术支持。”余峰说,硬件被投入使用后,来电到底会怎么玩,那就得看袁炳松(来电创始人)自己的想法了。

来电科技表示,将在今年内和微鹅一起,优先实现百万套设备的装机量,并在三年内实现数千万级别的设备装机量。“大机柜组”的巨头也开始争抢餐桌这片方寸之地,一张桌子上能放得下几种颜色的充电宝?共享充电宝也许会比共享单车更快结束战斗。

有趣的是,不论是小电、来电、微鹅还是锐悠,不管是先发优势还是后发制人,所有的品牌都在剧烈地变动和调整着,就像共享单车战役一开始打响时那样——大家都意识到这场战争持续的时间可能不会太久了,谁一时落后,可能就永远落后。更有趣的是,随着战役的进行,原本对立的多方变得越来越像了——ofo 的车锁也增强交互性了,摩拜的车子也越做越轻了,小电的小机柜也摆起来了,来电也打算抢抢餐桌的位置了。当所有人都远离薄脆的边缘,挤向圆盘的中心,战争陷入了胶着状态。

所以大家都别急,不定谁才是那个最后能把翔端给思聪的人呢。